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,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
帝王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绝世狂仙 >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

    皇上背着手,“这些年归顺我们的部族也有,可在草原众多部族中占比太少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皇上顿了下,这占比的比例,还是听周书仁说的。

    容川,“想收服所有部族很难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能收服一些部族已经不易,能收服这些部族还是掐住了他们的脖子。

    皇上转动着手里的珠串,“朕不会退让一步。”

    容川懂了,这些求助皇兄不会给,真给了只会养大一些部族的野心,野心是不会被满足的,他们会像饿狼一样盯着中原的富饶。

    皇上拿出地图,这是新绘制的地图,随着商队的游走,这些年的商贸往来,已经绘制出了更完整的地图。

    皇上眯着眼,“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候,但是可以提前准备起来,这几处是归顺的部族,他们所在的地理位置很重要,草原上有大规模的动静,他们都会有所察觉,会及时送信过来。”

    容川看着地图愣住了,岳父一直说皇兄野心十足,他这一刻才深有体会,他只知道收服了一些部族,却没想到是皇兄有意为之的安排,“万一有人叛变了呢?”

    皇上脸上都冷意,“那就没必要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需要吃里扒外的,而且这些只是明棋,还有他安插的暗棋。

    皇上目光专注的看着地图,这些部族的野心滋长这么快,他暗地里没少推动,侵略不好听,他要的是反击,皇上抬起手摸着地图笑了。

    容川侧目,他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皇兄,这一刻他却惊觉的发现,他了解的是皇兄让他看到的,而暗地里皇兄做了什么,他完全不知道,皇兄没解释,他是能猜到,皇兄等待着大战。

    次日,竹兰见闺女气呼呼的来,“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雪晗脸一直沉着,身上的气势压的屋子里丫头大气都不敢喘,竹兰示意清雪带丫头们都下去。

    雪晗平复了一会情绪,脸上还是带着怒容,“娘你是不知道有这次来求助的几个部族心多大,竟然还想求娶我闺女。”

    皇上只有一个公主,几个王妃的意思,好像没求公主是多大让步似的,听得她差点没摔了杯子,如果不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动怒,她真想撕了几个老女人。

    竹兰幽幽的道:“这只是试探,这次来的草原部族只是为了试探,他们想试探朝廷的底线,这些年的修养让他们的野心再次滋长。”

    雪晗从小跟着爹娘,她又是秦王妃,对局势也是能分析一二的,“他们想要开战吗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会开战,如果开战容易直接打了,就不会有这次的京城求援。”

    竹兰心里十分的感慨,她来古代十几年,当年的一场大战,草原部族也休养了十几年,这场大战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雪晗想到死去的武冬表哥,当年她还小懂的并不多,却也知道家人离世的痛苦,“娘,武春表哥是不是也会再次上战场。”

    打仗会死很多人,很多很多的人。

    竹兰改变不了战争,心里也发沉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雪晗已经不想闺女的事了,她已经冷静下来,她女儿是秦王府嫡女,皇室目前唯一的嫡女,虽然不是公主,闺女也不会外嫁他族的。

    竹兰有些没精神了,她不担心琳熙,依照这些年对皇上的了解,皇上巴不得打仗,这次的试探草原部族不会得到任何的东西。

    雪晗见娘没什么精神,“娘,我陪您一会。”

    竹兰摆手,“你急冲冲的出宫就过来,容川说不准得到消息了,你也回去吧,免得他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雪晗不放心娘啊,娘因为她的消息担心大表哥,她怎么能离开。

    容川已经知道宫内发生的事,几个王爷中好脾气的秦王也怒了,摔了杯子去寻娘子了。

    至于进宫就不用了,他知道皇兄的打算,这次的试探还是被气到了,呸,她闺女虽然不是公主,那也是最宝贵的,想想就来气。

    旭琛被吓了一跳,第一次见五叔生这么大的气,不过,皇室的女娃真不多,好像就三叔家有庶出的女娃,他是不会当妹妹看待的,他的妹妹只有琳熙,至于公主计算了,他可不会喊。

    容川到的时候,雪晗正讲着知道的消息分散娘亲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竹兰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,见到容川呼出口气,“你快将你娘子带走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想静静,闺女就是不放心她,陪着她不说还拉着她说话!

    容川见到娘一副快带你娘子走,别打扰我休息的样子,肚子里的气散了,“娘。”

    竹兰嗯了一声,“你骑马来的啊,瞧你脸给冻的,得了,你也别急着走缓一缓再走。”

    容川的确冻的够呛,自己都气的不成样子,他担心媳妇气坏了身子,“娘心疼我。”

    竹兰也不用休息了,“你们气一气过去就过去了,别为不值得话气坏自己。”

    容川笑着,“娘,我已经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竹兰才不信,容川这孩子从小的经历也造成了他在意家人,琳熙是秦王府长女,第一个孩子意义不同,琳熙就是容川两口子的心头肉,今日的试探扎到了两口子的心。

    容川微笑,“娘,你放心好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竹兰一听,得了,这仇记下了,“你有数就好。”

    容川的确有数,他先送媳妇回王府,转身就进宫去看刚搬回宫的父皇和母后了。

    容川一进宫,太上皇就知道为什么,太上皇,“皇上的打算你也知道,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容川瞄着新换的茶具,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昨日他过来还不是这套茶具呢!

    太上皇顺着儿子目光看过去,清了清嗓子,“你小子来不就是想让朕给你兜着,你想干什么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也气坏了,他和妻子宠到大的嫡亲孙女啊,不能想,想起来他就想动刀。

    容川,“儿臣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太上皇挥手,这一冬憋屈死他了,被妻子看的死死的,一想到周书仁陪着大孙子出京,他就羡慕,“朕也不知道你岳父会不会给朕带礼物回来。”

    容川,“......”

    真当他岳父像您一样呢,只是他也有些不确定啊!